葬月歌

最近沉迷剑三,无法自拔。
有言道人生苦短,何必念念不忘?
但依然坚信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还能在坑底仰卧起坐一万年!

逢时(二)

#出现的人是海狗hhhhh,毕竟萧杀红尘可是传说啊,必须吹一波我狗哥23333

#还是那句话,没标签出现的都不是CP,随意你们脑补

#话说狗哥人设看来可能会有点ooc,但他当初真的是一个超级中二的少年呦hhhhh

    



        对面持剑而立之人一身纯阳道袍,比风清歌高出几分,看着年纪倒是大不了几岁,不过一身气势确是非同一般。

        风清歌只迷茫了一下,就被对方身上散发的剑气给惊醒了。他看着眼前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少年人,直觉告诉他不是眼前之人的对手,但对方放出了剑气,似乎不是要放自己过去的样子。

        我似乎并没有见过他啊?

        风清歌虽然不解对方为何拦自己的路,但还是瞬间调整了自己的状态,准备随时拔剑应敌。

        对面那个男人默默看了风清歌一会儿,突然抬了抬下巴,在风清歌将手放在了背上的剑的剑柄处时,他开口了。

        “萧红尘。”

        ???风清歌愣了一下剑也没拔出来,看着对方直视着自己,又慢了一拍才反应过来,那人莫不是在自我介绍?

        虽然还是不理解发生的事情,但风清歌还是老实把手收了回来,捏了个剑诀,回他道:“在下风清歌。”

        “我知道你是风清歌。今天也是特意来见你的。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一边说着,萧红尘还一边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也是很满意的样子。

        “……”风清歌眨了眨眼,“敢问这位师兄找我有何要事?”

        “拔出你的剑来,剑客之间唯有用剑,方能领悟对方的真意。”一道寒光闪过,萧红尘手中剑已出鞘,“毋需多想无关之事,剑会解答你所有的疑惑。”

        虽然还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对方都已经拔剑了,风清歌自然不会无动于衷,剑一出鞘,便不再理会其他。瞬息间,双剑相交!

        风清歌和萧红尘都是见过血的人,此刻对战虽然没有杀意,但凛冽的剑气却不容小觑。

        这场对决结束的很快,风清歌毫无疑问的输了。

        这也没什么意外。萧红尘是纯阳这一代的弟子里唯一一位剑气双修的高手。他六岁就拜入纯阳,一开始是修习气宗,十年后同代气宗弟子无一是他对手。高手寂寞的他便转学剑宗,至今三年,可谓是年轻一代弟子第一人了。也就像洛风他们这些年长许多又修炼多年内功深厚的前辈们能隐隐压制一些。就连纯阳五子都认可他,不出三年必然是三代弟子第一人。

        风清歌撑着剑半跪在地,平复激荡的内息。萧红尘收了剑,走上前来一把将他扶了起来。

       “不错不错啊,你才入门两年就有这般水平,我可是越来越期待你的成长了。”

        风清歌其实心里是不服气的,毕竟他入门晚,修炼时间远远不及对方,这次是输了,不代表以后不能赢!更何况这个人明明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却一副前辈的口吻,又不是洛风师兄,哪里来的优越感?

        风清歌抬起头,却突然发现,眼前这人双眸居然是暗红色的,长相倒是很俊秀,却也更显得那双红瞳格外违和。

        风清歌定定的看着萧红尘的眼睛,却没注意到萧红尘一手捏住了他的下巴,左右端详了一下他的脸,带着几分调笑道:“师弟当真是风流倜傥,格外俊俏呀,不知将来会迷倒多少小姑娘呢~”

        “……不敢当,师兄才是俊逸绝伦。”

        萧红尘看着眼前这双清瞳里的无措,眯了眯眼,总算是放开了风清歌。

        “小清歌还有事情去做吧?那师兄就不打扰了~有空多去论剑峰,师兄我就在那里,随时欢迎小清歌来~”萧红尘笑呵呵的让开了山路。

        “师弟先行告辞。”风清歌老实的行礼后,转身离开了。

       “哎,还不到时候啊……” 萧红尘活动了一下身体,也转身离开了,“再逗逗小卿和小徽他们去~”




等我回头理一下时间线,这一篇里的CP应该是最少的了,大后期才会出现。

快夸我!

我脚还没好就去参加培训了,感觉自己得到了升华hhhhh

右脚之前扭到过,现在疼的有点多,右脚背红了一片一直不褪,难受<(。_。)>

晚上培训是十点结束,结束后再码字,今天应该能更新。

逢时(一)

#会有很多熟悉的名字出现,因为是我设定下的背景,所以不会完全和现实里的事件挂钩。

#CP除了我明确标注出来的,其他随便脑补,毕竟我本人也是个混乱邪恶。

        风清歌是个天才。

        洛风很快就发现了。

        因为风清歌之前从未上过学,所以他是一边学习认字和书写一边学习剑法的。但就算如此,他于习剑上的天分也是显而易见的。

        起码洛风自己都不能只看过一遍就能把入门剑法模仿个八九不离十的。而且不只是形似,风清歌对于剑法的领悟力,实在是超出了他的预料。

        不过三个月的时间,单论剑法的修习程度,静虚一脉中除了那些修习多年已成年的弟子,年轻的那些已经没有能赶上他的了。哪怕风清歌连所学的招式名称怎么写都没学全。

        洛风一开始还担心他的进展会很慢,毕竟风清歌已经十三岁了,其他的师弟师妹们,最大的也是在八九岁就开始学剑修炼了。之前从未接触过武学的风清歌很可能一时适应不来,但着实没想到他给了自己一个大惊喜。

        虽然风清歌剑法学的快,但是内力修为的进展与之相比就算得上非常缓慢了。毕竟内力修炼越早开始越好,积累也是要循序渐进,除非有个高人给你醍醐灌顶,不然是没有捷径可走的。风清歌修炼的有些晚了,但还有时间赶上来,洛风对他抱有相当高的期待。

        转眼就是一年结束了,风清歌在纯阳和静虚一脉的同门一起度过了他人生中第一个热闹的新年,在纯阳几个月的时间,原本内敛寡言的他也渐渐的学会主动和人交流了。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

        洛风发现,似乎是因为从小就独自生活的缘故,风清歌很会照顾人,和大家相处的熟了后,风清歌对于比自己小的师兄师姐很是照顾,被开玩笑也不在意。静虚一脉的弟子着实不多,女弟子就更是没几个了,虽然因为被其他门下刻意忽略的缘故,男弟子们的自理能力都不差,但像风清歌这样还能照顾别人的实在没有。毕竟男性在生活上还是不如女性细心。

        因为在生活上格外细心,加上剑术天分极佳,之后洛风偶尔下山便会带上风清歌一起,既是锻炼也是方便,除了有一次遇见了丐帮弟子被口头上刁难了几句,其他倒也算得上很顺利了。

        “大师兄,为什么会有丐帮弟子找我们的麻烦?”从未接触过江湖的风清歌自然不会知道当初的“枫华谷之战”,更不用说是这种私下的恩怨了。洛风简单给他解释了之后,他也只是知晓了,除了丐帮,还有唐家堡的人也要多注意罢了。

        冬去春来又是一年,十五岁的风清歌已然是静虚一脉,洛风之外剑法最为高深的弟子了。虽然已经来到纯阳宫两年了,但除了静虚弟子外,风清歌几乎没有见过其他门下的弟子,倒是有幸拜见过两次掌门,偶尔会看到清虚子于睿讲课,至于对于静虚最为抵视的紫虚子祁进,他还没有正面遇见过,只是远远看过几次,连长相都看不清。

        风清歌这两年里,只专心做三件事——练剑,照顾师弟师妹,和大师兄下山。

        但是毕竟纯阳宫就那么大,总会出现什么人打破这个局面的。

        风清歌看着前方山路上持剑而立的人,有些迷茫。

猜猜出来的是谁,是你们很熟悉的人XD

透露一下进程,现在时间线是离第四次名剑大会还有两年(没错,谢云流两年后就回中原了)我的番外篇是一个世界线,所以后期会很热闹,其实我本来想着写群像,结果发现工作量太大了……所以变成了现在这样单一CP为主,会有其他人客串。

【所有我想写的CP,我都是先设定好了最后的结局再补充过程的,在我看来都可以算是HE结局了】

逢时(序)

从医院回来了,暂时没有大问题,明天复查看情况,如果还是没出问题的话,我就只需要修养一周就差不多了,松了一大口气呢www

回来后现码的一个小短章,更新随缘,毕竟我这个人不会存稿,打字又慢orz

#这一篇的CP很冷,但是有我心水的点







        “洛风师兄又带回来一个师弟。”

        大唐开元二十三年秋,纯阳宫静虚一脉。

        自上一代静虚子谢云流逃往东瀛已经过去了二十五年了。静虚一脉弟子本就人口凋零,再加上江湖传闻中的谢云流又是叛逃之人,以致多年间来纯阳拜师学艺之人根本没有选择拜入静虚门下的。现有的静虚弟子除了当年谢云流离开前所收的几人,剩下的都是大师兄洛风下山时遇到带回来的,都是些身世可怜的孤儿。

        二十多年来,静虚一脉一直被隐隐的排斥在外,尤其是当紫虚子祁进拜入纯阳后,因其对谢云流极为痛恨,以致静虚弟子更是没少被排挤。好在玉虚子李忘生一直多有关照,加上洛风一直强调要师弟妹们和睦相处,也算是安稳的过下来了。

        但年中李忘生正式接任成为纯阳宫掌门人后,要注意的事情愈发多,也没法总是帮衬着他们了。洛风下山便是接了任务要改善一下师弟师妹们的生活,毕竟纯阳虽然不至于让他们食不果腹,衣不蔽体,但更多的也不会有了。

        这次洛风带回来的少年已经年岁不小了,虽然按入门时间算是师弟,但其实比不少师兄们的年纪还大一些。这个少年的身世也是坎坷,无父无母又常年被欺压,洛风遇见他时,却是在深山老林里,被人砸晕了倒在了山路边,差一点就葬身虎口了。洛风救下他后询问得知,原是他跟着村子里的人一起上山采药,结果没想到遇见了大虫(老虎),其他人为了逃命,就把他推了出去当替死鬼。没想到洛风刚好在附近,及时赶来救了他。

        洛风见他实在可怜,便提出带他回纯阳,那少年自然喜出望外,立刻便答应了。因为从小就无父母,所以连姓氏都没有的少年只有个阿呆的小名,因那少年有一双清澈的眸子,洛风便替他取名为清歌,至于姓氏,那少年选择了洛风的名字为姓。

       大唐开元二十三年秋,纯阳静虚一脉多了一位名为风清歌的弟子。







这一对设定是年下,风咩比持甜甜大整十岁。这篇文不是要洗谁,我不粉风清歌,也没怎么关注他,不希望有不和谐的发言出现,毕竟我现在已经够难受了。

这一篇估计有点长,会先写一下风咩的经历,俩人相遇估计要到几章后了。

要完

医生说我感染了,可能要住院。。。

别吓我呀,我不想待在医院QVQ

等下午血检结果出来QVQQVQQVQ

医院太可怕了

我今天早上九点到的医院,先去了外科,检查花了二百四,没查出问题,现在在内科这里等结果,好方,听医生的意思,我至少还得再花两百检查费,还不一定搞清楚原因。。。。。。

我就是脚肿了而已啊QVQ,为啥搞得这么严重的样子QVQ

很少去医院的我今天受到了惊吓QVQQVQQVQ

丧得很

我这几天状态很差,已经连续三天没睡过觉了,俩脚肿的像猪蹄,看着就膈应,住的地方没热水只能洗凉水澡,打地铺结果我的被褥还没快递来,现在着凉了,头昏脑涨。

霸藏那篇要暂停,这种状态下我是写不出甜文的,只能脑一下之前那篇社会文了。满脑子骚东西,不发出来感觉我的头会爆炸。

再开个坑,鱼咩有人吃吗?【就是清风望月的双风】

这一对在我的脑子里,就是很真实了,非常适合我现在的状态。

明天就去实习公司报道了,紧张,这就要步入社会了啊

我现在脑子里一堆骚东西,打算开群像了

【有没有吃鱼咩的?这一对感觉挺有、意思】

最近吃鸡真的溜

周五又遇见了二哥,可惜没落在一个地方